飛鹿言情小說網

EGD奇案錄 第二十三章 陷入困境的案子

小說:EGD奇案錄  作者:落花飛雁  回目錄  舉報
  我看到紙上畫的那個東西瞪大了眼睛:“怎么會是這個?!”

  我身后的林絮也是一副驚訝至極的表情,軒轅玨、蕭法醫被我突如其來的的動作給嚇了一跳。

  軒轅玨拍拍被嚇到的小心臟白了我一眼:“這又是怎么了?”

  我不理他,問身后的林絮:“小絮,這是不是總部發給傳疑部的協查通告上的東西?”

  林絮皺著眉仔細看著紙上的東西,半響搖搖頭道:“不是很清楚,雖然我們當時都在場。

  但是當時也只是瞄了一眼而已,要不我去找傳疑部要一份復印件?”

  我想了想點點頭贊成她的意見,林絮見我同意以后轉身就走了。

  我重新坐回椅子以后就看到軒轅玨、蕭法醫眼也不眨地看著我,我跟著眨眨眼:“怎么了?”

  軒轅玨指指我手上的那張紙:“能詳細說說嗎?”

  “等小絮把復印件拿過來再說吧。”我有些疲憊地捏捏眉心,軒轅玨看看我贊同地點點頭。

  我坐直身體指指桌面上一堆文件夾中的其中一個:“這么說這個人是那起盜竊未遂案的被害者之一?”

  軒轅玨點點頭:“所以說你才知道我剛才為什么會是一副見鬼了的樣子吧,

  一個和被冰凍在法醫室冷凍柜里shi體一模一樣的臉孔。怎么想都讓人覺得毛骨悚然!”

  說到這里,軒轅玨還配合地做了個渾身發抖的動作。

  只不過這個動作讓這位刑偵大隊隊長做起來感覺怪怪的,

  給了他一個白眼的我拿起桌上的那個文件夾:“你確定這上面的照片是真的?

  不是說當初三位被害者被燒得面目全非嗎?”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我的話讓正在擺弄那臺機器的蕭法醫很不滿:“雖然三具shi體被燒得面目全非,

  但是不是還可以修復一下嘛。再加上有被害者親戚提供的照片做比較,那么修復出來的原相貌百分之百!”

  我對著照片挑挑眉,差點忘了還有這么一回事。不過。。。

  “你們都是警務人員,不會也相信那些亂神怪力的東西吧?”我沖他們兩個挑挑眉。

  “當然不信!”軒轅玨、蕭法醫沖我一挑眉,

  而后軒轅玨一直我帶來的那份文件:“可是你怎么解釋這兩張照片上的臉孔一模一樣?”

  我一手托著下巴沉思了一會兒試探性地問道:“雙胞胎?”

  “據si者親戚交代,這是一個三口之家。”軒轅玨右邊眉毛挑了挑,聽他這么說以后。

  我又是一陣沉思以后再次試探性地說道:“你們說會不會有人故意整容成這樣,

  然后為了某種目的來到我們這次被害者身邊?”

  軒轅玨抿抿zui,雖然他很想說一句‘姑娘,你小說看太多了!’

  但是。。。林菊棋說得也沒錯,也不排除這種可能。

  蕭法醫看看面前兩個沉思者雕塑,額頭滑下一條黑線:“我說你們兩個,直接把人帶來問話不就好了嗎?”

  這兩個人是在比賽腦力呦,有這么簡單的方法不用在那里浪費時間想東想西的。

  聽了蕭法醫這么一說,被點醒的某兩人以拳擊掌一副恍然大悟地表情:“原來如此!”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蕭法醫zui角抽了抽,就在軒轅玨準備吩咐人去把人請過來問話的同時,

  軒轅玨的辦公室門再一次被推開。走進來的是去跟傳疑部要復印件的林絮,

  只不過。。。我看著跟在她后面走進來的某兩個人皺眉:“你們兩個怎么來了?你們隊里的沒有事做?”

  元蘭書、慕容德挑挑眉異口同聲:“呦,要不是你這次的案件有可能涉及到我們傳疑部正在調查的東西。

  你以為我們愿意過來啊?”

  “你們只要把東西樣件傳真過來就行了,有了答案我們會告訴你們的。”我也跟著挑挑眉反唇相譏,

  軒轅玨、蕭法醫彼此對視了一眼,聽他們的談話內容他們是同事?

  可是既然是同事,怎么覺得這三個人相處得不是很好得感覺?

  一回來就自動自覺地站到林菊棋身后的林絮看清了那兩人的表情,

  很是無語地一撫額——看看這兩人的表情,用腳趾頭想都知道這兩人在質疑這三位隊長的同事關系。

  其實也不怨這兩人會是這種表情,這幾位隊長平時的相處模式基本就是這樣

  。一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給外人的感覺天朝E;G;D這八位隊長像是上輩子的冤家似的!

  可一旦有什么大事發生,這八位隊長又會團結到一起擰成一股繩似的。

  這就是八位隊長隱藏實力的表現吧?想到這里的林絮zui角勾了勾,看到那邊兩人表情越來越尷尬。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林絮好心好意地干咳一聲,以此提醒自家隊長不要忘了還有外人在呢。

  被林絮這么一干擾,某丫頭倒是想起還要外人在。

  我ting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腦勺對軒轅玨、蕭法醫說:“給你們介紹一下,

  這兩位是我們EGD傳疑部中的兩位隊長——元蘭書、慕容德!”

  又指著軒轅玨、蕭法醫說道:“這是本市警察局刑偵隊隊長軒轅玨、蕭法醫,也是我這次的合作伙伴!”

  元蘭書、慕容德兩人分別跟蕭法醫、軒轅玨握了一下手互相問好以后,

  慕容德直奔主題:“我們先說正事吧,你們是在哪里發現這個的?”

  從公文包里抽出一張A4紙放到桌面上,我先拿起來看看再拿起軒轅玨之前拿出來的那一張做比較。

  點點頭:“嗯,看上去簡直是一模一樣啊。這個圖騰代表什么意思?”

  慕容德一個暴栗敲到我頭頂額頭一條青筋浮現:“先回答我的話!”

  我看了軒轅玨一眼,示意他來說。

  軒轅玨朝天花板翻了個白眼這才說道:“這是前不久一起入室盜竊未遂案的證物之一,

  據犯罪嫌疑人交代有人雇傭他到這戶人家尋找這樣東西。”

  于是軒轅玨再次把那起案件復述了一遍,

  慕容德、元蘭書聽完軒轅玨的復述紛紛摸著下巴望著那張紙做沉思者雕塑。

  我shen頭瞄了眼慕容德手上那張紙上的圖案,然后shen.出一根手指分別戳戳兩人:“喂,別在這里COS沉思者雕塑了。。。”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對面的軒轅玨、蕭法醫兩個人不約而同地哧的噴了一聲,

  我不理兩人繼續說道:“這個圖騰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我這么一戳,某兩人這才終于回過神來,

  蘭書接過軒轅玨遞過來的一杯咖啡淺淺地喝了一口這才說道:“這是古羅馬競技場的圖騰,傳說在古羅馬競技場。

  這個圖騰是象征著戰無不勝的標志,擁有這個圖騰的人都像是擁有無止境的力量戰無不勝!

  據說在古羅馬時代,競技場會把這個圖騰當做賽事的獎品。

  可能是因為這東西沾染了太多人的鮮xue,到了后來擁有這個圖騰的人都會變得兇殘無比。

  后來因為這個圖騰害si了不少人,古羅馬后期把這個圖騰給廢止了。

  不過說來也怪,從那以后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過這個圖騰了。

  連最后一個擁有圖騰的人也跟著圖騰一起消失不見了!”

  (作者申明:以上純屬瞎編的,不要過于較真!)

  軒轅玨、蕭法醫、林絮三人的表情像是在聽神話故事似的,我摸摸下巴:“古羅馬競技場的圖騰?”

  看著慕容德手上那張紙上的圖案:“就這么一個鳥人的圖案?!這樣就代表了戰無不勝?!”

  其他幾人zui角抽了抽,一副無語的樣子看著某個說臟話的丫頭。

  不過。。。五人看了眼那個圖案,紛紛按了按zui角——形容得真像!

  蘭書shen.出手指往我額頭一彈:“你可別小看這個圖騰,在這個圖騰最興盛的時候。

  人人可是把擁有這個圖騰看做是等于擁有至高無上的權利!”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我揉揉腦門撇撇zui問道:“那么總部為什么把這個當做協查通告發給你們?”

  一直在品嘗咖啡任由元蘭書一個人說下去的慕容德終于品嘗完咖啡,

  悠悠哉哉地說道:“這個圖騰只是協查通告的一部分而已。”

  “那份協查通告的內容是?”我瞇眼看著兩人,這兩人真是的!別人不問就不說的!

  “這個圖騰再次出現了!”慕容德扔下一個小型炸彈,把除了元蘭書以外的四人給炸得迷迷糊糊。

  我摸摸后腦勺代表其他幾位問出我們的疑惑:“不是。。。你說這個圖騰又出現了,是。。。”

  明白過來了,一下子嚴肅起來:“不會是這個圖騰出現的地方si人了吧!?”

  我這話一出,在場所有人的表情嚴肅極了,元蘭書點點頭:“沒錯,這個圖騰最先出現的是米國紐約。

  當地的一戶人家某一天突然失火了,一家五口全部命喪于火場。

  消防員滅完火災整理現場的時候發現了這個圖騰,起初消防員并沒有在意。

  可幾個月后在法國一個小城市又發生了一起同樣的火災,同樣在案發現場發現了同樣的圖騰。

  可悲的是就這樣也沒有引起美、法兩國以及全世界的高度警惕,

  直到兩個星期前在ri本同樣發生了一模一樣的火災。

  同樣在火災現場發現了同樣的圖騰,這才引起了總部的注意。

  總部為了盡快調查出真相,于是給各國分部下了協查通告。”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元蘭書說完發現除了慕容德以外,其他人全是一副下巴掉地的表情。

  元蘭書把手里的通告函卷吧卷吧給了這幾個人頭頂一個燒栗。

  我捂著被敲的腦袋不滿地瞪著她,

  元蘭書無視我的瞪視自顧自地說道:“我說你們好歹也是經歷過大大小小案件的,

  怎么連這么一點心理承受能力都沒有?”

  我繼續瞇眼看著她:“我們不是心理承受不了,

  只是在想這個幕后兇手這樣跨國作案的目的究竟是為了什么?不會。。。”

  我心中似乎有些想法,于是試探性地說道:“我有點想法,你們看每次在火災現場都會發現這個圖騰。

  會不會只是幕后兇手做完案以后來不及拿走?而幕后兇手每次的作案動機就是這個圖騰?”

  眾人被林菊棋的話弄得一愣,隨后紛紛開始摸著下巴思考起林菊棋的話來。

  林菊棋的話并無道理,可是。。。軒轅玨抬頭看向林菊棋:“你說這話有什么證據?”

  我挑挑眉慢條斯理地說道:“我們先來案件整理,按照時間來看。

  同樣的火災案件是發生在我們天朝,雖然那起案件中并沒有發現這個圖騰。

  但據犯罪嫌疑人交代,是有人雇傭他去這家偷東西的。而雇傭他的人要他偷的東西正是這個圖騰!”

  我抬抬下巴指指那張印有圖騰的紙接著說道:“接下來是發生在米國紐約、法國、ri本的火災案,

  同樣的案情同樣的證物。”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我一攤手:“你們說,這么明顯的關聯還不能說明那個幕后兇手意在這個圖騰?”

  眾人點點頭,表示贊同林菊棋的分析。

  可是有一點說不通,軒轅玨提出自己對案件的疑點:“可是那個幕后兇手既然有時間作案,

  為什么沒時間拿走這個圖騰呢?還有為什么三起火災現場都發現了這個圖騰?

  會不會這僅僅是幕后兇手每次作案以后留下的,幕后兇手向我們警方挑戰的挑釁品而已?”

  眼角撇到因為自己的推論被推翻而不滿地瞪著自己的林菊棋,

  軒轅玨擺擺手趕緊聲明:“我這么說也不無道理不是,你們看!

  如果那個幕后兇手真的意在這個圖騰的話,那么他會讓自己在意的東西遺留在外?

  發生了四起火災案,除了我國的這起并沒有發現圖騰以外其他三國的火災現場都遺留有這個圖騰。

  如果那個幕后兇手真的意在這個圖騰的話,那么他會讓這么容易暴露他身份的東西遺留在現場?

  要知道只要查一下在我國發生的這起案件就可以查到幕后兇手曾經尋找過這么一件東西!”

  被軒轅玨這么一說,就連我也不得不否認自己之前的那番推論了。

  這個圖騰如果按照傳說來看,擁有這個圖騰的人會變得兇殘無比。

  會不會那個幕后兇手正是因為擁有這個圖騰才變得兇殘無比到處放火燒人?

  我看著大家問出了我心中的猜想,引來大家的一番深思。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元蘭書似乎想到一件事,于是擺擺手看著我問道:“這個問題等一下再說,

  之前林絮打電話到部里來要求要傳真這個圖騰的復印件的時候。

  我就一直想問你,你不是一直在查那個外星生物的案子嗎?怎么突然跟我們這個案件牽連到一起了?”

  聽她這么問我,我不由地白了她一眼。

  這家伙很顯然就沒有在聽我們剛才說話,想到這里我再次白了她一眼:“你剛才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

  剛才你不是一來就問從哪里找到這個圖騰的嗎。。。”

  我的話被元蘭書給擺擺手打斷了,她沒好氣地說道:“這我當然知道,不是說跟一起火災案有關嗎?。。。”

  頓了一下,看了一眼對面的軒轅玨跟蕭法醫,覺得接下來的話不是這兩個人能知道的。

  于是想拉著我到一邊說悄悄話,

  察覺出她的意圖以后我輕輕拉住她對她搖搖頭示意不用這樣:“沒關系,軒轅隊長跟蕭法醫是我這次案件的合作人。”

  元蘭書眨眨眼似乎沒明白過來,

  一旁一直在COS沉思者雕塑的慕容德聽到我這話也回過神來同樣納悶地看過來。

  看著兩人詢問的眼神,我這才想起忘了把事情始末告訴兩人了。

  有些郁悶抓抓頭發,這才頂著兩人詢問的目光把事情從頭到尾告訴這兩人。

  我一說完立馬捂住耳朵,果不其然耳朵剛剛堵上就隱隱約約聽到元蘭書的驚叫聲。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就連一向是一副冰山臉的慕容德眼中也微微閃過一抹驚訝的神色,等元蘭書驚叫完畢。

  我這才慢悠悠地放下堵住耳朵的手,再次丟給兩個人一個白眼:“我說你們兩個至于呦,

  不就是學校發生了一起兇sha案呦。至于這么驚訝嘛!”

  元蘭書擺擺手道:“我們不是驚訝si人了,而是驚訝這次這個外星生物居然sha了人!

  前面兩次只是附身在地球人身上gaogao破壞,沒想到這次。。。”

  說到最后一句話的時候,元蘭書諱莫如深地白了我一眼。

  被她白了一眼的我也想起上次那場讓自己損失慘重的戰斗,不好意思地摸著頭尷尬地笑笑。

  隨后轉移兩人的注意力似的說道:“對了,我們正是因為這樣才查到這起火災案的。

  另外我們還發現一些有趣的事情!”

  從桌面上那起兩張照片放到兩人面前,對兩人眨眨眼:“覺得這兩張照片上的人像不像?”

  兩人點頭,然后我指著其中一張照片說道:“如果我說這照片上的人正是那起火災案的被害人之一呢?”

  然后我就看到兩人瞪大眼睛的樣子,似乎還嫌這兩人不夠目瞪口呆似的。

  某人又指著蕭法醫說道:“這照片上的人現在正躺在蕭法醫的法醫室冷凍柜里,要去看看嗎?”

  元蘭書、慕容德聽了林菊棋這話,瞬間從目瞪口呆變成黑線滿頭。

  沒好氣地白了一眼林菊棋,誰會對那種事情感興趣啊!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在白了一眼某人以后,慕容德摸著下巴看著手中的照片喃喃自語道:“可是會有什么人故意去扮成已故的人的樣子,還潛伏在這次的受害者身邊?”

  隨后抬頭看向軒轅玨:“你們確定si的那一家就只是普通的三口之家?”

  軒轅玨點點頭:“因為出現了這樣的事,我們早就跟當年火災案被害人的親戚再三確認過了。正確無疑!”

  “其實我還是比較傾向是雙胞胎的可能,畢竟親戚也不可能做到什么都知道的不是嗎?”

  又倒了一杯咖啡端在手上的我輕輕地說道,我這話得到大家的一致認可。

  蕭法醫看著這qun人猜測來猜測去的,完全忘記了還有一個更簡便的方法。

  于是她額頭掛著一條黑線地說道:“其實你們在這里猜測來猜測去有什么用,

  我那里還保存了那起火災案被害人的DNA樣本。

  只要你們能弄到這個人的毛發或者任何他身上的任何東西,

  我都可以從那上面提取到DNA跟被害人的DNA做比對。這樣以來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嗎?”

  眾人恍然大悟狀,原來如此!于是我把另一張照片遞給林絮,

  讓她回學校想辦法接近那個人弄點DNA樣本來。

  看著林絮消失在走廊拐彎處,元蘭書收回目光手指敲著照片問道:“其實我還是不明白你們為什么把我們叫來?僅僅就因為這起火災案出現了那個圖騰?”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看向軒轅玨兩人,誰知軒轅玨兩人一攤手示意他們也不清楚。

  隨后看了眼正悠哉喝咖啡的某人,那意思——這丫頭一看到這個圖騰就著急忙慌地把你們給叫來了。

  于是大家一起把目光投向林菊棋,感覺到大家的目光都投到我身上。

  也聽到了蘭書的話,于是我漫不經心地抬頭:“難道你們不好奇,

  原本毫無關聯的兩件案子居然可以發展到一起。你們不覺得這之間有什么關聯處嗎?”

  慕容德揉揉眉心無奈地道:“的確是有些關聯,

  但是現在兩件案子的關聯處我們唯一知道的就是這個圖騰。

  至于還有什么其他的關聯我們目前一無所知啊!”

  似乎一說到案子就頭痛,慕容德又捏捏眉心道:“說到案子,

  我們這邊的案子一直停留在尋找圖騰和查清這個圖騰的意義。一直毫無線索,你們那邊呢?”

  有些疲憊地看向我,我也是一副無奈地樣子:“我們比你們也好不到哪里去,

  除了知道那個地外生物能虛擬化一些毫無sha傷力的東西和能附身在地球人身上以外。

  我們完全不知道那個地外生物到地球來到底是為什么有什么企圖。

  沒想到現在那個地外生物居然還得寸進尺了,居然敢在我的學校里sha人了!”

  林菊棋眼中閃過一道寒光,臉上的表情很yin霾。

  元蘭書頗有些同情意味地拍拍林菊棋,

  被蘭書這么一拍我倒是把身上的寒氣略微收了收然后一攤手:“雖然通過這次的案子知道一點線索,

  可現在依舊毫無頭緒啊!”三個人對視了一眼,異口同聲地嘆了口氣。

  對面的軒轅玨看著把他的辦公室當做會議室在商量案情的三人,和蕭法醫對視了一眼。

  想到這次的案子他們同樣毫無線索,于是。。。軒轅玨的辦公室內頓時嘆氣聲四起。

  惹得辦公室外的軒轅玨的組員困惑地對視一眼,這幾位大佬到底是怎么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EGD奇案錄書評: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