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鹿言情小說網

EGD奇案錄 第二章 穿越的原因

小說:EGD奇案錄  作者:落花飛雁  回目錄  舉報
  不過想了半天也想不出個所以然來,最后只能確定來這個年代的確是有些事情要做。

  (雁子撇撇zui:廢話!)剛想來一句‘走一步算一步’的時候,眼角突然撇到脖子上的吊墜

  (雁子竊笑:你那眼角撇得可真低啊!林菊棋活動活動手指:我是低著頭走的不行啊!

  雁子還想說些什么,看看林菊棋的架勢不由得抱頭遁走。)的同時。

  腦子里不約而同的想起EGD的那個傳說,難道那個傳說所指的年代就是這個年代!?

  想到這里我一個站定掰著手指算了算,這是91年。。。距離我的時代是25年。

  難道傳說有誤!指的并不是六十年前而是25年前?!

  可就算傳說中的年代有誤,可是傳說中的的前八大元素能量擁有者呢?

  (雁子竊笑:這丫頭忘了把自己算在內了!)

  難道就在母校內?可剛進學校的時候并沒有感覺到一絲元素能量波動的痕跡啊?

  一旁路過的行人不由得對某個站在街邊發呆的女子頻頻側目,這女的在干嘛?

  我絲毫并沒有察覺到路人投來的詭異目光,依舊低頭想心事。

  難道來到這個年代就是為了組建EGD?想到這里連自己都覺得好笑,先不說政府同不同意了。

  就算找到了這個年代的八大元素能量擁有者(雁子無力地擺擺手:丫頭,要把你自己算在內啊!),

  他們會不會同意還另說呢!

  腦子里又閃過一個念頭:難道是為了對抗傳說中的那伙入侵地球的外星人,想到這里我眼睛猛地睜大!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正要細想傳說中有沒有說那伙外星人什么時候入侵的時候,一陣冷風吹過來讓我猛地打了個寒顫。

  這才令我回神想起自己就這么站在路邊想了大半天的,差點忘了自己還要找房子住呢!

  想到這里趕緊攏了攏身上的衣服,心想等找到房子以后一定要去買幾套衣服和洗漱用品。

  就算找到房子也要吃喝之類的,想到自己好歹是堂堂RGD的林隊長

  (雁子暗搓搓地補了一刀:那是在你那個年代!)。

  工資積攢下來好歹也有幾十萬的身家,突然來到這個年代身邊只剩下兩三萬的現金

  (雁子咋舌:你平常錢包里放這么多的現金的啊,小心被人偷了!

  林菊棋鄙視地看了作者一眼:我那是有備無患。。。

  林菊棋頓了頓瞇眼:要是有人敢偷到本隊長的身上。。。呵呵!

  雁子被這聲冷笑打了了冷戰,同時心里默默為那些不長眼投到某人身上的小偷默哀一分鐘!)。

  這還得堅持到下次發工資的時候,想想都不免為自己抹一把辛酸淚。

  我一邊自怨自艾中一邊繼續找房子,最后在學校附近找到一間一房一廳一衛的單人房。

  每個月3000元左右,我跟著房東左看看又看看。

  水電、天然氣、網絡等等什么都具備,這里又離學校近。。。就決定是這間了!

  跟房東簽訂好合同后,馬不停蹄地直奔附近的超市。

  新租的房子雖然什么都有,但是吃的、衣服、被子、洗漱用品什么都沒有!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東西全部買完加上之前預付的房租3000,整整去掉五千多。。。

  看著迅速癟掉一半的錢包,我頗有些委屈的撇撇zui——看來以后要省吃儉用了!

  把買來的東西整齊歸置好,看著恍然一新的新家我很是滿意地點點頭。

  就在這時肚子突然咕嚕一響,這才驚覺忙到現在晚飯都還沒吃呢。

  簡單吃完晚飯并洗漱完,我坐在客廳的沙發上一邊看電視腦子一邊轉動起來。

  繼續思考今天下午未完的問題,如果這次的穿越真的是為了對付傳說中的那qun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的話,

  那么那伙入侵地球的外星人究竟是什么入侵地球的?

  還是在入侵地球之前一直潛伏在地球上,準備伺機而動?!

  想到這里我的眼睛猛地瞪大,如果真是這樣的話。。。

  那么要找出那qun隱藏在地球人或者變成地球人的話。

  豈不是要跟大海撈針一樣一個一個找?!

  我頓時眉頭皺得跟個川字似的,不過還是應該先找到八大元素能量擁有者才行。

  我摸摸下巴,自己算一個(雁子一手扶額:可喜可賀,

  這丫頭終于意識到自己也是元素能量擁有者的存在了!)。。。

  那么剩下的七大元素能量擁有者要上哪去找!?會不會在學校里?

  這么一系列的問題思考下來,感覺自己的頭都大了!

  覺得自己要做的事情還有這么多,自己不會在這個時代過勞si吧?!

  (雁子吊著半月眼:很明顯這丫頭想多了!)想到這里也覺得自己被自己囧了一把,無奈地一抹臉。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看來還是應該先找到這個時代的七大元素能量擁有者才行,

  只有找到剩下的七大元素能量擁有者才能繼續解決接下的問題!

  想到這里我一手握拳擊掌,決定了!

  明天就去學校視察一下,說不定剩下的七大元素能量擁有者就在學校里呢!

  決定好下一步計劃的我決定洗洗去睡了,畢竟明天要開始在這個時代頭一天上班。

  總不能遲到給人留下不好的印象吧!

  早上八點鐘的啟德中英文學校校門口,學生們三三兩兩地簇擁著往校內走去。

  一位身著淺紫色連衣裙的女子混雜在學生堆里也跟著往校內走去,這個人就是林菊棋!

  今天我特地起了個大早,換上昨天特意挑選買來的一件淺紫色連衣裙,

  一頭無論用什么染發劑都沒用的白發被我在腦后挽成一朵花。

  滿意地看看鏡子里的自己,只不過。。。我頗為無奈地摸摸頭發。這一頭白發。。。

  今天不知道要多引人注目了!再次無奈地嘆口氣攤攤手,算了!我都習慣了!

  果不其然,路過林菊棋身邊的學生們都好奇地看了眼林菊棋。

  然后三三兩兩的聚集到一起小聲嘀咕著,雖然聲音很小。。。但是還是被聽力極好的我聽到了!

  無非就是議論我是什么人以及。。。我一頭的白發!

  眼中閃過一抹無奈,早就知道這一頭白發是有多引人注目!

  加快腳步往校長室走去,校長室內的公羊校長聽到敲門聲頭也沒抬地來了句:“請進!”

  門打開又關上的聲音響過之后,半天聽不到人聲的公羊校長納悶地抬起頭來。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就看見站在門口處昨天剛剛招聘進校的林菊棋,臉上的表情雖然掩飾住了。

  但是公羊校長還是從某人臉上看出那抹沒來得及隱藏好的尷尬神色,公羊校長眼中閃過一抹納悶地神色。

  想了想頓時恍然大悟起來,公羊校長自辦公桌后走到林菊棋身邊。

  一臉同情地拍拍她的肩:“被圍觀了吧?”

  我心有余悸地點點頭,這個時代的年輕人雖然沒有我那個時代的開放。

  但是。。。畢竟是年輕人,對一些‘新鮮事物’依舊抱有強烈的好奇心

  (雁子:林丫頭這里說的新鮮事物指的是她那一頭白發!)。

  從校門口到校長室。。。不!不止年輕人,我從家里到學校這段路不知道被多少目光洗禮過了!

  (雁子撇撇zui:是個人都會對一個年紀輕輕卻滿頭白發的女子感到好奇吧!)

  那些人的目光要是實物的話,恐怕我渾身上下早就沒一處好的了!

  我心有余悸地摸摸頭發,都是這頭發惹的事!

  公羊校長看林菊棋去摸頭發,頓時明白過來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一臉擔憂地問出昨天剛見面就想問的問題:“你這頭發是怎么回事啊?”

  我無奈地攤攤手:“說來話長。。。”公羊校長望望天,說了等于沒說!

  不過既然是人家的隱私還不少問為妙,這么想著的公羊校長拉開辦公室門:“走吧,我帶你去見見你的同事。”

  某間教師辦公室內,幾位沒有課的老師圍在一起議論剛才在校門口看到的女子,

  教師A:“小小年紀就早生華發的,這孩子是不是遭遇過什么事啊?”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雁子豎起大拇指:答對了,加十分!)教師B有點困惑地樣子:“這世界上真的有年紀輕輕地就滿頭白發?

  會不會是染的?”周圍的老師們紛紛一攤手,那意思——誰知道呢!

  “那孩子會不會是新生啊?”教師C很八卦的樣子,其他教師很不認同的樣子,

  都說‘這都快半個學期過去了,那可能還有轉學生轉進來!’

  就在老師們在自個兒辦公室談論得正歡的時候,跟在公羊校長身后的我連連打了好幾個噴嚏。

  公羊校長還很關心地回頭問我:“身體不舒服?要不今天就先回去休息?”

  我擺擺手表示棒.棒噠,一邊在心里嘀咕‘我怎么覺得我好像被人念叨了似的?!’

  跟在公羊校長身后來到以后的辦公場所,走進一看幾位老師正圍在一起似乎正在討論著什么。

  聲音雖然小但是還是被耳朵尖的我聽了一耳朵,原來這些素未謀面的未來的同事們正在私底下議論我呢!

  我zui角不經意抽搐了一下,怎么感覺有點尷尬呢!

  一位老師回頭看到跟在公羊校長身后的我,發覺是他們正在談論的當事人。

  這位老師臉上也閃過一絲尷尬,趕緊干咳一聲示意同事們別聊了。

  眾位教師們一回頭就看見公羊校長身后的我也尷尬了。

  對于這一起公羊校長似乎并未察覺,只是一個側身讓開身后的我邊介紹道:“都來認識一下,

  這位是你們新來的同事——林菊棋,教語文的。。。”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看到了老師們臉上的驚訝神色,于是又說道:“你們別看林老師這么年輕,她可是牛津大學畢業的博士生!”

  這會兒辦公室的所有老師們紛紛下巴掉地,眼珠子不可置信地看著林菊棋。

  他們學校居然來了位這么年輕的博士生!

  被大家看得很不好意思的我主動舉手對辦公室的眾位老師們擺了擺:“嗨,初次見面請多關照!”

  公羊校長擺擺手,示意——你們自己聊,我先走了!

  被新同事包圍住的我爾康手,心里OS:別走啊,你不能就這么把我一個人丟在這里啊!

  同事A扯扯我的頭發:“你這頭發是染的吧?”我臉上掛上笑容:“不,這不是染的。這是自然的!”

  同事B一臉驚訝:“自然的,怎么會弄成這樣?!”我繼續一臉微笑:“這個說來有點話長,還是不說為妙!”

  新同事們聽到林菊棋這么說,明白過來這是人家的私事。

  既然人家不方便說的話,同事C巧妙地引開話題:“剛才校長說你是牛津大學畢業的,

  我看你的年紀大概才十七、八歲。那你是幾歲上學的啊?!

  怎么年紀輕輕地就考上博士生了!?”我翻了個白眼:“人家都20多了了!”

  周圍的同事們一副下巴掉地的樣子,看著新同事們的表情。

  正想來一句‘人家正是臉嫩!’的時候,一陣上課鈴猛地響起。

  有課的個別同事這才慌慌張張地拿起教材上課去了,而其他同事們見大家都個忙個的去了。

  也不好再圍著新同事了,也就都散了。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被放過一馬的我摸摸額頭上的虛汗,這些新同事們真是‘熱情’啊!

  這么想著的我走向辦公室內唯一空著的辦公桌,把手中的教材和課程表放到桌面上。

  再把新買的筆記本電腦放到桌子上(由于雁子不是很了解90年代是不是有筆記本電腦存在了,

  所以這是雁子自己杜撰的。不要當真哦!),

  隔壁辦公桌的同時頭一撇看到我桌上的筆記本電腦,

  頓時一聲驚呼引來辦公室同事們的圍觀:“你居然有筆記本電腦!”

  對于自己再次成為矚目焦點,我后腦勺滑下一滴無語地汗:“在學校的時候跟著導師做了幾次研究,

  研究做完以后導師分給我一半。昨天在商場看到這東西,一時手癢就買了這東西了。”

  周圍的同事們用看敗家子的眼神看著我,坐在前面的同事回頭問我:“你什么時候有課?”

  我拿起被我丟到一旁的課程表看了看,發覺自己等一下還有一節課。

  于是我把結果告訴這位同事,這位同事有些擔心地看著我:“這是你第一次上課,會不會緊張?

  現在的孩子都不是很好教!”我笑笑:“沒事,我在學校的時候替導師上過幾堂課。”

  話里的意思是——我連博士生都能gao定,區區幾十個高中生還gao不定?!

  這位同事zui角抽搐了一下,覺得自己的擔心有些多余的。

  于是不說話轉身干自己的活去了。

  見前面這位同事有些郁悶地扭回頭,我笑笑也就把這事給丟到腦后去了。

  殊不知學校里的學生們正在熱切討論我這位新來的教師呢,不過上課時間他們還不敢明目張膽地討論。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下課后,整個學校每個班級里的學生們都在討論新來的教師。

  尤其是某人即將去上課的某個班級,班里的同學們聚集到一起繼續上課前的討論,

  同學A:“哎,聽說新來的老師今年才20幾歲。就大不了我們幾歲而已!”

  同學B一臉不屑地擺擺手道:“你這個消息已經過時了,我得到最新的消息。。。”

  同學B看了看周圍,神神秘秘地讓周圍的同學靠近低聲說道:“我得到最新的消息是,

  這位新來的教師是牛津大學畢業的博士生!”

  同學B一臉得意地看著周圍同學吃驚地樣子正想繼續爆MengLiao,

  卻聽到他身后傳來一道女聲:“我說背后議論別人不是個好習慣吧?

  ”正在聚精會神開討論會的同學們被這道猛然出現的女聲給嚇了一大跳,

  同學們猛地回頭就看到一位臉上明顯帶著一種名叫奸計得逞的微笑。

  平復了一下狂跳的小心臟的同學們仔細打量眼前的女子,一致確定——沒見過這個人!

  再把目光投向她手中的教材,同學們心中了然——這就是傳聞中新來的老師!

  而這時候我已經走回講臺,看著自動自覺走回原位的學生們滿意地點點頭。

  我站在講臺上笑瞇瞇地自我介紹:“看來大家私底下都調查過我了,不過我還是要自我介紹一下。

  我姓林名紫蕓,介于你們班主任已經退休了。

  所以這個學期開始由我代替他當任你們的班主任!

  這樣吧,為了方便以后的相處大家先自我介紹一下吧。先從你開始豎著一個個下去吧!”

  ————————————————我是人見人愛的分割線————————————

  我指著坐在離門口最近的座位上的同學說道。同學們就這樣一個個開始自我介紹。

  手指在花名冊上的名字一個個滑下去,一邊在一個學生自我介紹的時候偷偷用元素能量試探一下。

  結果在整個班級的學生的介紹完以后,都沒有感覺到班上有同學是元素能量擁有者。

  眼中閃過一抹困惑,是還沒覺醒還是隱藏起來了?腦海中這樣想著,

  臉上的表情一點都沒有變依舊淡定地說道:“好了,想來我已經初步認識你們了。

  那么你們現在有什么問題可以問我,不要私下議論別人!”

  被我這么一說,底下的學生們臉紅了一下下。

  不過很快反應過來一個個舉手表示要發問,我我看都沒看的指向其中一個學生。

  那個學生站起來就問道:“林老師,聽說您是牛津大學最年輕的博士生。真的嗎?”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EGD奇案錄書評: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