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鹿言情小說網

上古 06線蟲入侵

小說:上古  作者:寒武  回目錄  舉報
  女人們圍坐在田生的周圍,等待田生下令,新加入的女人們不懂她們在等什么,但是她們都知道這個男人是她們的王,所以也跟著看著,一言不發。

  男孩被捆著圍在正中間的火堆邊,田生吩咐閏月,把xiang蕉和豬ròu拿出來給大家分食著,男孩看著周圍繞的人都在吃東西,也餓得害怕起來,他知道自己將要成為她們的食物,不免流下淚水來。田生看男孩哭了,就讓閏月拿了塊ròu給他,往他zui里塞。男孩子一時不明白,但是肚子餓了,就吃了起來,雖然手不能動,他是含著淚水吃著ròu。

  待男孩吃完了,田生就問:“你們是哪個部落的?要抓女人去哪里?”

  男孩見這個人穿著和周圍的人都不一樣,:“我們都是山中的人,有一天,山下來了一個巨人讓我們抓的,我們也是沒有辦法,我們部落已經沒有女人了,只有抓別的部落的女人獻給他們,我們才能活,我們部落都沒有女人了,都被抓到山下去了,山下的部落和你用一樣的刀子,我們打不過他,只能聽他的話,不聽許就會被他殺死吃掉,幫他們抓女人”

  田生一聽,居然有和他用一樣刀的人?就問:“你是說有和我一樣的人?穿這種衣服嗎?”

  男孩看看他:“穿和你一樣衣服的人,拿和你一樣刀的人”

  田生想了想就高興的笑了,心想,那些人應該是比較文明世界的人?”

  田生:“那個地方離我們這有多遠?”

  男孩望著山下的方向:“往那邊一直走,再走一天就到了。那是一個很大的部落,千萬別去,那個人都很可怕,他有很可怕的武器,而且是個巨人。”

  田生:“巨人?有多巨人,有多我高嗎?”田生自己也就一米75左右。

  男孩一說到巨人就顯得害怕起來:“比你還要高,很高很高。

  田生:比我還要高,而且還很高?我就不信了,了不起也就2米多,還能比打藍球的人高嗎?”田生想著,這些原始人,都這么矮也都1米4左右,男的也是一個個就跟孩子一樣,我才不信,,一定是原始人夸大。

  田生知道山下有文明人,心情顯得特別高興,他可不是想見到什么文明人,而是有文明的人就會出現一些稍微現代點的東西,比較屋子,美食之類的。

  田生指著男孩說:“明天一早你帶路,跟我們出發”

  男孩顯得更加害怕了:“我不去,會被吃掉的”

  田生一聽吃人:“你不是說他們有穿衣服嗎?怎么還會吃人呢?”

  男孩:“他吃男人一口一個一口一個,不吃女人,女人送到他們那里就再也出不來了”

  田生:“胡說八道,不管了,明天給我們帶路,你不去可以,那我今天晚上就殺了你,送你下地獄”

  男孩:“殺了我,我也不去,送我去哪里都可以,我就不是不想去”

  田生見男孩是真的害怕了,就說:“你不去可以,那我問你,你剛剛說他們只吃男人,不吃女人,可你們為什么要把村里的男人和老人都殺了?”

  男孩:“我只負責抓女人,殺人都不是我干的,女人們不肯走,部落的男人也不肯讓女人走,不殺光男人,怎么帶走她們”

  難不成是和自己一樣穿越到這里的現代人?可是現代人,為什么會這么殘忍去隨便殺人呢,更何況有老人和男孩。田生這回也是越想越不明白了。但不管怎么樣,明天到了地方就知道了是怎么回事了。

  次日,田生將那田孩放了,一行人又隨著田生往男孩指引的方向前行,行進了將近一天,終于在傍晚時分看見了煙火之氣,田生令閏月安排眾人原地休息,自己只身借著天黑前去探查,田生告訴閏月,明天天黑之前若沒有回來,表示自己可能出現意外了,讓眾人不要再等他回來,自行散去。閏月本想跟著一起去,但還是被田生給拒絕了。

  天黑時分,田生獨自前往煙火之地,當他慢慢靠近的時候,原本以為會是一座城墻一樣的部落,卻沒想到的是,這里連個大門都沒有,更別提有什么警衛之類的人,一個個堅起木頭樹葉搭建的帳子,田生原本想著偷摸的進去,但他一到現場就發現這里跟本看到人,好像大家都睡著了一樣,可他還是覺得要小心一點,于是低著身子,慢慢的走了進去。

  走了一會兒,這時前方出現了一個女人,女人ChiLuo著站在他面前,望著他,女人沒有大聲尖叫,更沒有召喚其他人,就只是睜大了眼睛看著。不一會兒,腳步聲慢慢把許多人都吵了起來,越來越多的女人都從帳子里出來了,直勾勾的盯著他看,田生一看這情形,心想完了,被發現了,他開始緊張起來,終于他來到了部落的正中央地帶,這里跟本沒有所謂的巨人,全是女人,而且清一色的年輕女人,就像第一次見到閏月的那些女人大同小異。

  當他發現沒有巨人的時候,原來緊張的氣氛立刻就放松下來,借著月光,他看清了這里,大大小小幾十個帳子,每個帳子出來約摸五六個人,總的加起來人數也有200多人。年紀最大的女人最多也不會超過30歲,最小的剛會走路,這些女人慢慢的圍了過來看著他,都覺得他穿著奇怪,一時在場的女人開始議論起來,田生,多少也聽懂了一些她們的交談。田生用半生不熟的當地言語問道:“你們知道巨人在哪里嗎?你們為什么都在這里?”

  眾人聽到他講著當地的言語,一時議論聲就更多,更大了。等了一會兒,也沒有人敢上前和田生說話,田生再一次大聲發問:“有沒有人可以回答我的問題?”

  這時在場終于有一個小女孩哭著站了出來:“他走了,早上天一亮就走了”

  田生一聽走了,真是無比的失望,他還盼著能見到一些文明人,他又問:“都去哪了?他們長什么樣子?”

  小女孩,比了一個高度,約摸比他還要高:“那么那么高,有的時候又那么那高”

  “讓開讓開”這時人qun中被聲音分出了一條道出來,是閏月,閏月帶著所有的人都來了,田生一見閏月來了,有點不高興了,待閏月走到自己面前的時候,田生指著后面的人:“不是讓你們呆在原地嗎?你們跟過來干什么?萬一這里的危險呢?”

  閏月:“我們擔心你,你要是出事了,就沒人管我們了”

  田生心想這些人也只關心自己,原本想生氣的心一下就涼了下來,再一看現在也沒有危險了,巨人走了,這里目前是安全的。

  田生安排眾人都坐到部落的中央來,想做一個詳細的尋問,查問這巨人的情況。

  田生叫來剛剛說話的那個小女孩,給了她一塊ròu,女孩吃著ròu,很開心,田生就問:“你剛剛那巨人一下那么高,一下那么不高,他倒底有多高?”

  女孩又站了起來,又比了一回:“他在外面的時候就是那么高,一進帳子里就只有像你這么高“

  田生又問:“那他長什么樣?和我一樣嗎?”

  女孩搖搖頭:“不一樣,你好看,他不好看,她一來,我們所有人只能躲在帳子里,任由他挑選,被挑選的人,第二天就會被他帶走”

  田生聽著怎么像皇帝在選妃一樣:“他帶走人做什么?”

  女孩子一聽就哭了,邊吃邊哭,zui里的動作卻不停:“我不知道,我姐姐早上就被帶走了,他總是天快亮的時候來,來的時候就帶走一個”

  眾人見女孩哭得傷心,閏月就走到她身邊,抱了抱她,這時閏月一抱她,女孩子的肚子就疼了起來,閏月一聽她說肝一陣子疼,就放開了,女孩子疼了一會,就不疼了,才慢慢的不哭了。田生又問:“那他今天什么時候會來”

  女孩子:“他每天晚上半夜,都會來”

  田生:“那你們為什么都不跑啊,留在這里等他嗎?”

  女孩子:“我們也想逃,可是逃不掉,一被趕了進來,只要我們想離開這里身體就會疼得難受,每天還要喝很多水,不喝水就會難受。我們走不出去”

  田生:“那送你們來的人打不過他嗎?”

  女孩子:“他們都是膽小鬼,連這里都不敢進來,把我們帶到這就自己跑了。”

  田生想起那些人的zui臉,一個個都是野蠻人,只要稍作兇狠,就嚇得他們屁滾尿流的,完全可以說沒用的人。:“那你們平時吃什么?”

  女孩子:‘什么也不用吃,只要每天喝水就行。”

  田生:“我倒要看看他是三頭還是六臂”

  女孩子:“他不是三頭,他是八個頭,當成變成人的時候,是一個頭”

  田生越聽越玄呼:“怎么是八個頭,這怎么可能,你一下說他那么高,一下又說他這么高,現在又說那有八個頭,別鬧了,你們是原始人,原始人,怎么可以說謊呢?”

  女孩子和眾一聽,居然齊齊的一qi點頭,田生想想也是好笑:自己居然和一幫原始人聊起天了,但一想,這些原始人會說這些無非是害怕,害怕使她們將原來的小事無限夸大起來,這就是所謂的迷信。看來迷信不單是現代人會做的事啊,原始人也會。田生又一想:不對,人類之所以會迷信,那都是從原始人開始了,這是遺傳。

  田生:“那我今天晚上又會會他,看看所謂的八頭怪是什么鬼。”

  這時離半夜還有幾個小時,田生吃了點野豬ròu,就想著四周看看,這里雖然已經是山下了,這里有兩個大水潭,一邊是熱的,一邊是冷水,熱的一定是溫泉了,只是過太于燙手,不能洗澡,除非把這熱的和冷的交替融合一下變成溫水那就可以了。女人們一口喝就到冷水邊去喝水,田生帶著自己的那十三個人,來到溫泉邊,再打來冷水,準備好好的洗個澡。

  田生看著那一qun原始沒開發的女人,和當初見這十三個人一樣,臟臟的,又臭臭的,他想要去改變一下,于是就令閏月把她們都叫過來,一起洗洗。所有人的都只敢在冷水邊站著或喝水,卻怎么也不敢來溫泉這邊,田生見沒有一個人愿意過來,就親自去請,說話那女孩已經和田生有些熟悉了,她想過來,但是又不敢,田生直接走到她面前問:“你想過來就過來,干么不又不過來,你們原始人,要多洗澡,不洗澡多臭啊,你也受得了?”

  女孩搖了搖頭:“不是這樣的,以前我們也會偶爾洗澡,但是自從吃了蟲以后,就不敢過去那熱泉水,還沒靠近,肚子就疼得不行。

  田生心想,還有這種事,是不是你們覺得這熱水太燙了,那也行,你們不過來,那我們端過來給你們洗也一樣。田生讓人端了熱水混著冷水這樣就成了溫水。

  果然當閏月等人,端著溫水靠近那女孩的時候,女孩聞了一下,肚子就開始疼,而且越來越疼,閏月趕緊將水端離,女孩馬上又不疼了。

  這一幕把田生都看呆了,他以為只是女孩一個人這樣,他又令閏月將水端到眾人,但凡靠近的人,都疼了起來。這一下田生不由得不信了,如果說一個人說謊,那有可能是說謊,但一qun人說謊的機率太小了,何況她們看起來,不像是在假裝。而是真的疼。

  田生已經明白了,她們真的都中了蟲毒了,這些人離不開這里,完全是因為這里四面環形,想離開這里,必經過溫泉口,而路過這里時,肚子里的蟲就會聞到溫泉里的硫磺,所以引發肚子疼痛。那也就是說,其實蟲只是害怕溫泉,溫泉就是它們的克星。只要讓這些人在溫泉上一泡那就能解了這蟲毒。這就是為什么閏月剛剛一抱那女孩,女孩就會肚子疼了,原來是女孩聞到了閏月身上有殘留的硫磺味,這些天十三月們常常和自己一起洗溫泉澡。

  而那些原始人,經常不洗澡,所以一進來就被蟲給感染了。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上古書評: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