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鹿言情小說網

無悔之三世情緣 第十二章 違戒

  季暖一行人追擊到樹林時遇到了正追擊怨靈的宋忘塵。

  “師妹,有何發現?”季暖叫住了宋忘塵,沒辦法她現在只能這么叫他。

  “它跑了”宋忘塵應了一聲,又繼續追了出去。

  “追”季暖指著宋忘塵的方向發號施令,眾人紛紛追上季暖的腳步。

  諸長欽從另一邊追過來時,正好擋住了怨靈的去路。

  怨靈看著前面的眾人,又看了眼后面的宋忘塵一行人,知道無法再逃了。

  此時,眾弟子行成了一個大的包圍圈,把怨靈圍在了中間。

  “哼,你們以為能殺得了我,做夢”怨靈開始攻擊眾人。

  眾人紛紛出手反擊,戰況僵持不下,不少弟子都身受重傷。

  季暖看著眼前混戰,手不自覺的掏出懷中的手槍,那是作為警察遇到大事時的自然反應。

  “砰”一聲清脆的槍聲響起,怨靈在眾人訝異的目光中摔落在地。

  季暖自己也愣住了,她竟然開槍了,還打中了妖怪。

  宋忘塵見她愣住了,遞過來一個眼神,季暖看懂眼神,收起了手槍,轉而拿出了鎖妖囊。

  她口中默念咒語,鎖妖囊立刻變大了幾十倍,停在怨靈頭頂,將它系數收入囊中,而后又變回原本大小回到季暖手中。

  鎖妖囊是宋忘塵給她的,他曾教過她,若是遇到無法殺死的妖魔鬼怪,可以先把它封在鎖妖囊里。

  諸長欽看到宋忘塵槍擊怨靈時更加驚訝,‘他究竟是何時得此神物’

  他自身修行遠不如宋忘塵,他對此一直耿耿于懷,此次宋忘塵又搶了他的功勞,心中更是怨恨,轉身憤憤離去。

  唐肆言的驚訝也不低于眾人,他想不到季暖這么厲害,既然收服了妖魔,心中多了些敬佩。

  “哈哈哈哈,倒是我小看了你,別以為把我抓起來能把我怎樣,哪里有怨氣,哪里就有我怨靈,哈哈哈哈…”怨靈的聲音從鎖妖囊傳出。

  “強弩之末”宋忘塵冷哼道。

  季暖拿著鎖妖囊一時不知所措,她看了宋忘塵一眼,后者對她點了點頭,她了然的把鎖妖囊收入懷中。

  程筱柔她們一行人也在聽到槍聲后,疑惑的趕到了這里,看到他們已經收服怨靈,便決定回暮溪山去了。

  邊城此時也恢復了平靜,行人不再暴躁易怒,轉而歡聲笑語不斷。

  季暖看著眼前的一切,心情大好,原來不管在什么地方,只要能幫到別人,心里自然舒坦。

  眾人停在一家酒樓面前,決定先吃飯再回去,此次順利除掉妖魔,大家自然一身輕松。

  “客官,要吃點什么”小二哥見來人均氣度不凡,諂媚著開口。

  “把你們這兒所有好吃的都給我上上來”唐肆言不等季暖開口,率先坐下開口道。

  季暖白了他一眼,也在另外一邊坐下,眾人也紛紛找位置坐下。

  程筱柔自然的坐到了季暖旁邊,與唐肆言面對而坐,而季暖對面是江雨。

  唐肆言看到程筱柔與他坐在一桌,更是偷樂不已“師姐,你想吃點什么?”

  程筱柔看了他一眼柔聲應道“我,都可以”隨后又吩咐道“小二,多上兩份甜點”她是為她師兄叫的。

  唐肆言便覺得她喜甜,便道“多上幾份,我也喜歡吃甜點。”

  場面一度十分和諧,除了宋忘塵依舊獨自坐在一張桌旁,還有俞漫氣惱的坐在另一張桌邊。

  “咦,怎么不見孟顏?”女弟子中有人發出聲音。

  “是啊,孟顏怎么不見了?”……眾人這才注意到少了一個人。

  除了諸長欽帶著竹峰弟子先走了,他們兩路人一直都是在一起的,此時竟少了一個人。

  “會不會先回去了?”唐肆言問道。

  “不會,孟師妹一向律己,斷不會先走而不知會我”程筱柔肯定道。

  “會不會是出事了?”人群中又有人開口,只是這句話卻讓眾人緊張起來。

  “應該不會吧,怨靈不都被我們抓了嗎?”……眾人開始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季暖看了宋忘塵一眼,站起身來開口道“今日天色不早了,我們就在此暫住一晚,你們留在此地,我出去看看。”

  季暖率先出門,程筱柔與宋忘塵也跟了上來,唐肆言看到程筱柔走了也跟著出來了,江雨緊隨其后。

  五人行走在大街上,心中各有所思,“師妹,試試傳音符”季暖開口道。

  “試過了,未曾回信”程筱柔答道。

  季暖想了想問道“你最后見她是什么時候,可有何事發生?”

  程筱柔一一說起之前在樹林里發生的事,季暖大致猜到了。

  孟顏是東晉公主,她逃婚到了暮溪,可若因此,東晉與西域開戰,那她就是東晉的罪人。

  東晉軍營里,孟顏坐在陳前對面道“陳將軍,此事可還有挽回的余地?”

  孟顏在聽到怨靈的話時心中疑惑,便獨自一人來到了東晉軍營,此時她已了解了大慨,西域確實因她逃婚對東晉發難。

  “公主,已經無法挽回了,西域本就虎視眈眈,此次,他們勢必借此發難。”

  孟顏不愿東晉飽受戰亂之苦,此前,怨靈就是吸收了戰死士兵的怨氣才得以滋生“若是我答應和親呢?”

  陳前也沒想到公主此刻會答應和親,只是,就算和親,恐怕也無事無補。

  “公主不必如此,此時,和親已無濟于事,老臣定當竭盡全力護得東晉安危。”

  無濟于事,不試試怎么知道,“陳將軍,與你對戰的是何人?”

  “回公主,此人正是西域大王子卡諾”

  卡諾正是早前去東晉提親之人,此人英勇不凡,氣宇軒昂,且百戰百勝,此前陳前與他戰過兩場都以失敗告終。

  “可有辦法見到他?”她必須再努力一次,如若不行,那她便殺了他。

  “這…”陳前猶豫著對上孟顏肯定的眼神無奈道“好,老臣這就想辦法。”

  孟顏早前收到程筱柔傳信,她不愿此事牽連到暮溪,便一直不曾回信。

  此時,季暖五人也來到營帳旁邊的樹林里,她遠遠看見孟顏的身影與陳前一同出現在營帳門口,他們似乎在商量著什么。

  季暖聽出了他們商量之事,正欲出面時,迎上了宋忘塵警告的目光,仙家不得插手皇族之事。

  季暖卻并沒有停下的意思,有什么事比人命更重要,而且還是好多人命。

  程筱柔雖疑惑,可只要是她師兄決定的事情,無論什么她都支持,宋忘塵也只能無奈跟著同去。

  “什么人”守門士兵看到他們幾人時攔住了他們。

  陳前聽到動靜與孟顏一同走了過來,待看到來人時,孟顏驚訝開口“宋師兄、師姐你們怎么來了?”

  陳前示意守衛放行,幾人便一同來到了營帳中。

  “此事,你有何打算?”季暖打破沉寂開口道。

  孟顏沒想到宋忘塵會因她破例來此,心中更是五味雜陳,只是此時她背負整個東晉的生死存亡,個人的情感又算得了什么呢?

  “連姻”

  “若連姻不成呢?”季暖并不愿看到一個女子為了家國犧牲自己的幸福。

  “殺卡諾,立國威”孟顏言語堅定,此時她早已不是暮溪那個善解人意的小女孩了。

  季暖也微微驚訝,想不到她竟如此堅強,“好,我陪你”

  此言一出,帳內所有人都驚呆了,孟顏更是感激不已,程筱柔并不作聲,而宋忘塵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她竟不顧與自己的約定一意孤行。

  季暖注意到宋忘塵的臉色難看,眼神似乎可以將她殺死,可她并不想妥協。

  “你們先回去吧,此事與你們無關”季暖對他們四人說道。

  “師兄決定之事,筱柔自當奉陪”她雖猶豫,可她卻要同師兄一同面對。

  唐肆言看程筱柔要去,也要跟去說道“既然我們來都來了,那就一起去吧!”

  江雨也并沒有走的意思,宋忘塵更是擔心季暖闖禍,自然不會離開。

  “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去”季暖肯定道。

  西域帳內,卡諾坐在最上方,陳前、孟顏與季暖五人站在卡諾正前方。

  他們現在都穿著士兵的服飾,以議和為由前來此地。

  “卡諾王子,孟顏答應連姻,望王子退兵”孟顏雙手作揖行禮道。

  “哈哈哈哈,當初公主不顧兩國邦交逃婚,此刻卻出現在此,莫非公主覺得本王子是如此隨便之人?”卡諾言語間滿是不屑。

  連姻本就是借口,他真的的目的是一統天下,如今天下四分,他便將東晉作為第一個征服之地。

  悔婚,是他討伐東晉最好的理由,只不過他們竟然敢不帶任何兵器前來,倒是有些出乎意料。

  “王子,當初是孟顏一意孤行壞了兩國邦交,若王子可就此收手,孟顏任憑處置。”

  “好一個任憑處置,憑你一人就想讓我西域千百大好男兒枉送性命?”

  孟顏此時不知道該如何應答,此事想要解決更是難上加難。

  季暖不知何時已拿起誅邪劍指卡諾,周圍士兵立馬上前護住卡諾。

  修仙之人修到一定階段時,可運用自身靈力練就一個乾坤袋,乾坤袋可納萬物,此前他們便是將靈劍收進袋中才未被發現,而季暖的乾坤袋其實是宋忘塵早前練就的。

  “好言相勸你不聽,偏要作死”季暖厲聲開口,幾人見此紛紛亮劍。

  “你即是修行之人,當知道我皇族之事容不得你管。”卡諾見此卻并不慌亂,歷來仙家都不插手皇權。

  “哼,我季、我宋忘塵偏要管”季暖差點報出自己的名字。

  宋忘塵臉色更加難看,他的聲譽今日算是毀了,自己當初就不該信她。

  卡諾見他報出名號,也是嚇了一跳,他竟是宋絕,他怎么管起了東晉之事。

  此時帳外守衛聽到動靜紛紛涌入,把他們幾人團團圍住。

  “哼,區區幾人能奈我何”季暖言罷輕一揮手,士兵們紛紛倒地不起。

  “你、竟不顧仙家言面”卡諾看著宋忘塵一步步逼近自己,顯然底氣不足。

  季暖已劍指他的喉嚨,他竟忘了反抗,在修行之人面前反抗也沒用。

  “說,退不退兵”季暖緊盯卡諾,似乎下一秒就要殺了他。

  “不退”卡諾見無還手之力,雙眼一閉,一副視死如歸的樣子。

  季暖也被他突如其來的言語嚇到了,她本就不是兇惡之人,此舉也只是嚇嚇他而已,想讓他知難而退。

  卡諾見他久久沒有動靜,睜開眼睛更是無所畏懼“動手啊,我西域男兒豈是貪生怕死之徒”說完干脆把脖子往前一送。

  季暖徹底蒙了,忙收回誅邪,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幾人面面相覷,均無可奈何。

  孟顏不忍連累宋忘塵,開口道“好,即如此,此事何須師兄插手,我乃東晉公主,今日我便殺了你”言罷竟真的刺向了卡諾。

  卡諾也被這突來的一劍驚到了,眼看馬上刺中要害,她卻突然定住了。

  宋忘塵施了定身術,隨后,孟顏手中長劍掉落在地,人也差點摔倒,轉身怒道“季暖,你什么意思?”

  季暖看向宋忘塵,只見他緩緩走來開口道“我暮溪一向光明磊落,此次定不會勝之不武,今日暫且放過你,他日戰場相見,我暮溪定回傾盡全力護得東晉安危。”

  此言一出,所以人都驚呆了,暮溪傾盡全力那他西域還有生還的可能嗎?

  宋忘塵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季暖暗自佩服也跟著走了,其他幾人也跟了上來。

  “慢著,我答應退兵”卡諾自知此事已無反轉的余地無奈開口,“但我有條件,你們若是不答應,那就算魚死網破我也決不退兵。”

  季暖心里暗自高興,臉上卻不動聲色“什么條件?”

  “東晉公主需與本王子繼續連姻,且邊城歸我西域管轄”卡諾應道。

  季暖看了看孟顏,孟顏與他對視,隨即看向陳前,對他點頭又轉向卡諾開口道“我答應你”

  季暖萬萬沒想到此事會是這樣的結局,可這也是最好的結局。

  飛盧小說網 b.faloo.com 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優質火爆的連載小說盡在飛盧小說網!,
上一章  回目錄  閱讀下一章
(按左右鍵翻頁)
無悔之三世情緣書評:
网络捕鱼游戏辅助工具